灼棋

广爱好,慢更文,慎关注

【领袖之证】旧事(上)

•  看完变形金刚•领袖之证和变5恶搞视频的脑洞
•  大黄蜂视角,意识流,还有少量对电影的吐槽
•  设定是柱子哥牺牲后塞伯坦星球重建并与地球建交,大黄蜂、救护车和其他几位机器人到地球上去拍电影,故地重游的故事。
•  ooc,不喜勿喷

        大黄蜂第一次获邀出现在人类的片场,正值地球与塞博坦星建交近十周年,为纪念和庆贺,导演决定拍摄以他们为主角的主题电影。他因为和地球颇有渊源,被派往地球参演。
        那时候他看到了这部电影的男主角,他的模样让他突然想起了拉夫。
        地球上的时间周期和塞伯坦星的不同,人类总是快速地逝去,快到在他们终于摆平了母星上大大小小的风波后,度过了一段即使对于他们也称得上漫长的岁月后,地球上的人早已换了一波又一波了。两个星球建交后,通天晓总是被人类每年风雨不动的贺电弄得哭笑不得。
        “你得理解他们,毕竟如果以我们的时间周期纪念的话,初次建交时的人类活着的也不多了。”在他被派去地球时,阿尔茜拍着他的肩说道。
        “记得帮我问问神子的消息。”隔板嘱咐道。
        “那顺便帮我问问杰克的。”
        “你们当他是去探亲吗?”一同前去的救护车忍不住插嘴,最后还是拍拍大黄蜂的肩膀。

         他在拍戏的空当,和救护车绕到曾经的小镇转了转,人类不愧是坚韧的生物,当初被威震天占领的痕迹已经不复存在,所幸镇上还保留着些许曾经的痕迹。他们凭着记忆找到了他们以前的学校。
        这间学校扩建了不少,几乎看不出杰克他们上学时的模样了。他们来时正值下午,放学的人正三三两两地往外走,还有几个坐在门口等人,他们都被酷炫跑车和救护车一同出现的奇妙组合吸引了,哇哇叫着眼看就要围上来,为了避免引起了骚动,他们在一大堆孩子跑出来围观前进行了战略性撤退。
        “所以我不喜欢小孩子。”救护车抱怨道。
        大黄蜂则鸣笛两声作为回应。
        那三个孩子在最后的大战后都搬家了,他们也无法询问路人,最终只能凭着记忆在他们曾经的家旁边转悠几圈后离开。
        这一趟旅行除了怀旧以外,别无所获。

        大黄蜂有些后悔离开的时候没有问他们搬到哪里去了。
        “别灰心,Bee,你看我查到了什么。”
        救护车运用了人类的网络,查到了汽车人离开后他们的故事。
        杰克在晚年写了本回忆录。多亏了救护车和大黄蜂在来地球之前恶补了英文和地球常识,他们才能顺利地把书看懂个大概。书中提到他的妈妈与那位好心的探员结婚,提到了自己、神子和拉夫都成为了探员。因为当时保密的缘故,他只是隐晦提到的那段他们一起度过的经历。
        似乎是笃定了他们一定会看到这本书似的,杰克洋洋洒洒写了大量他与神子和拉夫三人的友谊。神子后来回到了东京,拉夫身为科学家的贡献使地球和塞伯坦星的建交大大提前。在神子因意外去世和拉夫病逝前,他们三人一直保持联系。
        他在整本书的最后写道:“因为各种原因,在我少年时的几位朋友已经联系不上了。他们是出现在我生命中的奇迹,我和两位好友都很想念他们,我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能让和老朋友见面的时间再快一点。虽然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我相信你们终能看到这本书,希望你们在知道了我们长大后的故事后能不负你们所望。”

        也许是因为身份的缘故,除了那本书,他们在网上的信息寥寥无几,除了拉夫因为在科学上做出卓越贡献而有许多赞颂的文字外,其他两人几乎没留下什么痕迹。
        “他们除了这个什么什么技术以外就没其他可写的了吗!”救护车翻着网上拉夫的悼文有些愤愤不平地叫道,“‘他是个平和、睿智甚至有些腼腆的人……他的去世是科学界的沉重打击……’都是这些陈词滥调!还是杰克那小子最靠谱!当时出版那书的时候还有人嫌太啰嗦,非要他删一些,杰克不肯,嘿嘿,他们哪知道杰克是写给我们看的!要我说写得还不够,还要多写几本才好!”
         大黄蜂看着那一篇篇千篇一律的悼文有些沉默。他仿佛还能想起他被夸奖时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编写程序破译密码时十二分的专注,在生死关头时爆发出无穷的勇气。所幸,那个和他一起看动画片的男孩长大后一直没怎么变。
        考虑到阿尔茜和隔板也许对地球文字生疏了,救护车原本想发译文,没想到用人类发明的软件一翻译就成了天书,他对着各种翻译软件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又老好人地决定大包大揽亲自上阵,还要拉着大黄蜂“我们一人翻译一半”,大黄蜂盯着那本书的厚度眨了眨眼睛。
        他决定说服救护车放弃这个该死的想法。
        大黄蜂和救护车最终还是把杰克的书给那边翘首以盼的队友发过去了,连同一本英-塞双语词典的电子版。
        而在二人回到塞伯坦星球后,他们看到了对着显示器流清洁液的隔板和明显睡眠不足的阿尔茜。
        “我就知道,她是一个好姑娘。”
        “我收到了你发过来的书了,多谢。”
        两人各用一句话结束了寒暄,然后不由分说拉着两人争论起他们对于杰克文章意思理解上的分歧。


        大黄蜂同意作为两球友好大使来地球拍电影的理由其实有一点私心。
        因为电影里能出现他一直追随的领袖——擎天柱。
        一开始他还没适应靠想象对着空气讲话,一个人演戏的话还好,若是演群戏,摄影棚里满满当当挤着四个汽车人,中间则留着一个空位,看着人类和空气不存在的虚空一应一答,他总是会忍不住跑神。
        刚开始他还会有些内疚,但当他发现救护车也经常在充当背景墙时发呆时,他的跑神就变得愈加理直气壮了。
        在电影完成后,他们几个汽车人克服看到自己的羞耻感,忍着对擎天柱和威震天造型隐隐的违和,愣是看到了最后。
        他们一边看一边吐槽,在爵士被撕成两半的那一幕诡异地沉默了半晌,还是忍不住笑出来,是一种混合着无从发泄的心酸与感叹的笑声。
        在看着擎天柱的身影时,他还是觉得光学镜有些湿润,尽管电影里的不太像,尽管知道拍摄时身边空空如也,他还是产生了一种曾经与擎天柱肩并肩的错觉。
        “是个不错的电影,不是吗?”
        “当然,除了我的情节。”爵士不无遗憾地说,“这样我以后就没机会在地球上待这么久了,我还挺喜欢这里的音乐的。”
        “我们不是和你一样吗?”
        “那可不一定。”

        爵士的话应验了。
        变形金刚的电影以势不可挡的气魄席卷了地球,在收获高票房的同时还获得无数好评,这股势头太过强劲,强劲到两球的关系达到了一个鼎盛时期,上到导演主演下到玩具贩商无不对他们抱以无穷的好感,更勿提那些被电影本身吸引的粉丝了。
        作为其中人气最高的汽车人之一,大黄蜂又被打包送上地球了。
        因为导演想趁热打铁拍摄第二部。
        第一次看到剧本,大黄蜂是拒绝的。
        事实上,从电影开拍到结束,他一直都是拒绝的。
        这次难忘的经历直接导致接下来他看到汽车人被恩师背叛,被人类赶尽杀绝甚至擎天柱黑化又被自己一句话劝说回来后的剧本后内心都毫无波澜,这都是后话了。
这部电影里,擎天柱死了,又复活了。
        即使只是电影,这个情节还是触到了他为数不多的软肋。
        离战争结束已经过去了很久,他还是会时不时想起与擎天柱并肩作战的那段时光,时局艰难仍坚韧不拔地对抗霸天虎,温柔地安慰大家,任何时候都令人无比安心的存在,在几乎走投无路时力挽狂澜,还有,最后回归火种源的纵身一跃。他会怀念起那个坚实宽厚的肩膀,和离别之际背对着他们那个悲壮又决绝的背影。尽管知道他必然是坚定而欣慰的,但心里总会忍不住感到难过。
        就像见证了一颗流星的陨落。
        因此他在看这部电影时,总是跑神,倒也不是故意的,更像是大脑对这电影采取了非暴力不合作的措施,每次回过神来听到片尾曲响起,关于电影的内容像是格式化了一样,只留下断断续续的汽车人暴打霸天虎的片段。
        “你这是故意的。”当他和救护车说起这件事并建议他给自己来个体检时,救护车无奈地应道。
         好吧,我就是故意的。大黄蜂有些愉悦地想道。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