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棋

之前在群里有人说他在找团籍时发现了很多以前的东西,让我们也去试一试,绝对可以发现惊喜
那时候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今天开始收拾东西的时候才有些感触。
把那些呆在柜子里几年的书从灰尘中拉出来一一分类,哪些是要卖掉的,哪些是要送人的,哪些带回老家接着落灰,哪些可能有用暂时保留,全部摞成一堆。有些书翻过后被我从死刑改为缓刑,有些书看了就很怀念但也只能丢回纸箱里。
看着那些书,就可以记起书背后隐藏的时光是怎样被一点点丢进大脑的回收站里。很多事情,像面包被掰碎丢进牛奶里,慢慢软化,然后沉到底下,最后只剩下笼统空洞的形容,只记得那时候很开心,却找不到什么东西去夯实软绵绵的印象,也不知道什么事能偷笑一节课,什么事值得恐惧到提前一天就睡不着。
记得《求婚大作战》里的学生时代,很多镜头里,金灿灿的夕阳照在山下智久满是胶原蛋白的脸上,就算他再怎么踌躇怯懦,错过一次次机会说出自己的心意,我也无法过多苛责。因为对着夕阳中空无一人的校园,哪怕知道一天天过去,也会有一种恍然时间流连的错觉。

评论

热度(4)